夏洛伊-sheloi

第一次尝试指绘不知道一共画了多久……算作一次新的开始
脑洞来自于夜游黄浦江突发奇想:
安哥在船边看风景
看风景的雷总在安哥身后看安
改编卞之琳《断章》/滑稽
甲板边缘位置有点低强行假想安哥踮脚看风景⁽⁽꜀(:3꜂ ꜆)꜄⁾⁾

迷宫之间

迫切地产生一个脑洞,迫切地把它写了下来。

如果在雷安第一次刚上(第二季第八话黄雀在后?不存在的)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恋人…

(*/ω╲*)呜啊,不知道算不算小甜饼


“跟…跟踪狂…为什么会这样…”

安迷修痛心疾首捶胸顿足。

简直完全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明明自己一记烈斩从雷狮海盗团手里帅气夺过了艾比小姐,明明踏着双剑身披五彩祥云潇洒不羁风度翩翩,明明与艾比小姐深情脉脉地对视良久——“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迷人可爱的艾比小姐”——这样完美的骑士,连营救公主时都应配上满屏的玫瑰花,没想到,竟然——

“你难道是——

跟踪狂?”

跟?!踪?!狂?!

呜呜呜,又是一次失败的耍帅。安迷修默默地想着,悲伤逆流成河,成湖,成海,淹没了这片迷宫,自己抬头看不到海面,只能在海底独自窒息。

“你别哭了。”

“不要管我!”

“你别哭了。”

“不——要——管”——被小心翼翼地抱起——“我。”

安迷修抬头,迎上一张正在坏笑的脸。棱角分明的脸庞,肆意上扬的唇角,薄薄的唇咧着,透着浓浓的戏谑,却丝毫不掩深深的眸里清清浅浅的深情——

“哭。包。”

“你——”安迷修还着嘴。

“不就是耍帅失败了吗?又不是第一次了,何况你要是想成功的话,可以对我耍帅啊。”雷狮调笑着,一面轻轻抱起恋人,大步离开。

被噎得说不出话,安迷修索性放弃抵抗沉默着。他轻轻环住雷狮的脖颈,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低声地“哼”了一声,任恋人这样如同抱着心爱的宝贝一般抱着自己。他其实想,你来的虽然不是时候,但是刚刚好。

深深呼吸。

还是他的熟悉的味道。有淡淡的灰土气,淡淡的汗味,淡淡的血腥气,淡淡的金属刀枪的气味儿,以及淡淡的清苦的味道,混合出这么一个他。总是让安迷修幻想亲爱的他在没有他陪伴的日子里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被禁锢在雷王星上是怎么样地挣扎冲撞,撞得头破,撞得血流,仿佛一头落入陷阱的绝望的困兽,最后又在何等的压力下放弃自己无比尊贵的皇子身份,脱身而出,脱胎换骨成为宇宙赫赫有名的雷狮海盗。安迷修的心突然被揪了一下。可是不,也许并没有脱胎换骨,他又充满崇敬且充满爱怜地想,他的亲爱的他,雷狮,本就是一只傲视苍穹自由无拘的猎鹰。他是天生的王者。

他把头在雷狮胸前蹭蹭。还有清苦的烟草味,令自己想起苍茫的山野,清苦的味道,真好闻,安迷修浑身突然软得没力气心跳——等等,烟草味——

“雷!狮!说过多少次了,不许抽烟,抽烟有害身体健康!!!”安迷修大嚷起来,在雷狮怀里不安分地乱动。

“啊,知道了,我错了,对不起,你别生气,我下次不会了。”雷狮抱紧一点,生怕他掉下去,无奈地笑着连连告饶。

安迷修仍然不依,继续喋喋不休——

“你每次都是这样说,我才不会再相信你了!你上次就是这样,上上次还是这样,上上上次还是——”

雷狮低头快速地凑近。一个吻有效地截断了安迷修未来可能的长篇大论。安迷修猝不及防地感受到雷狮温热的呼吸,感受到他的舌尖温柔地拂过自己的唇齿,感受到永远深情热烈的缠绵。他的脸霎时红透,从耳根到脖颈到脊背再到脚后跟,全都是火辣辣的——

“你你你…放开我!”

雷狮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

“谁让你那么啰嗦,麻烦!”

这次是狡黠的笑。

安迷修又沉默了。

两人的身影隐在迷宫深处,他们继续走向残酷的大赛,走向不可知的未来,走向永永远远在一起的生生世世。

(第一次写同人。全程提心吊胆。)